plu直播 – 《公牛王朝》9:星光笼罩下的取胜功臣 皮蓬锁死魔术师龙套射手爆种

2021年2月7日 0 作者 英超联赛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体育上映。plu直播 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1年6月5日,plu直播 芝加哥体育馆。

数十名记者守在主队更衣室门外,交头接耳。他们都在等待迈克尔·乔丹。

更衣室中,乔丹不慌不忙地穿上西装,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拿出一个钻石耳环,对着镜子将耳环戴在左耳。斯科蒂·皮蓬坐在板凳上,有些不耐烦地说:“迈克尔,你已经晚了二十分钟了。”乔丹挥了挥手,没有回答。

几分钟后,皮蓬走出更衣室,记者们围了过来,询问他对总决赛的期待,以及对跨越底特律活塞的想法。皮蓬兴致勃勃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还和几个相熟的记者谈了谈橄榄球。突然之间,记者们一个个离开了,皮蓬抬起头,又低下了头。

乔丹走出来了。

弗兰克·比尔德,ZZ Top(蓝调摇滚乐队)的鼓手,拿着两个篮球走了过来,路过皮蓬的身边,头也没回,冲着乔丹高喊:“迈克尔,能帮我签个名吗?”

皮蓬苦笑,他看了看仅剩的几位记者——他们的注意力其实都放在不远处的乔丹身上,皮蓬说:“我们每天都在例行公事。”

《体育画报》的记者利·蒙特维尔扭过头来:“斯科蒂,什么例行公事?”

皮蓬裂开嘴,这一次他笑得很开心,他说:“霍勒斯·格兰特和我每个晚上都会做同一件事儿。我们不慌不忙,等待迈克尔穿上衣服,然后,他走出来。每个人都会冲向他,我们就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了。一切都很完美。”

真的完美?

芝加哥公牛自1966年建队以来,1991年第一次进入总决赛,在主场先以91比93输掉一局后,皮蓬,只有25岁,在第二战挺身而出,16投8中拿到20分,且有5个篮板、10次助攻,帮助公牛107比86大胜湖人,夺得公牛历史上的第一场总决赛胜利。

皮蓬应该被媒体包围的。“这是他应得的,”格兰特说,“斯科蒂为胜利做出了很多贡献,他配得上人们对他的赞誉。”

但更多的人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乔丹。

他在这场比赛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球——罚球线上接球,突入篮下,正要上演一记扣篮,但他的大学队友、湖人中锋萨姆·帕金斯已经拦在他的面前,而另一侧,A.C.格林,湖人替补前锋,也已经高高跃起,挡住了他的扣篮路线。乔丹此时人在空中,看似已经无法做出反应,但他突然将球从右手转到左手,改扣篮为挑篮,落地之前,球进了篮圈。

魔术师在旁边都看呆了,他望了一眼同样茫然不知所措的帕金斯,自言自语:“难以置信。”

这个进球被NBC解说马夫·阿尔伯特加了一个定语,“迈克尔·乔丹制造”。

有了这个球,谁还关心皮蓬拿多少分呢?

格兰特也觉得乔丹的进球精彩绝伦。“对我而言,那记进球与胜利可以相提并论,”格兰特说,“我感觉就好像回到13岁,看到偶像J博士的伟大表演。”

但格兰特还是想为皮蓬打抱不平,1987年,他们一块儿进入NBA,成为公牛的新秀,是天然的同盟。当时乔丹既不欣赏皮蓬,也不喜欢格兰特。作为大前锋,格兰特身高2米08,体重只有97.5公斤,前四个赛季,场均篮板从未达到两位数,乔丹有一次刻薄地形容格兰特“柔软”,“力量比拼,他还不如我呢”。与皮蓬善于隐忍不同,格兰特经常会挑战乔丹的权威,偶尔还会向媒体诉苦,而这更激发了乔丹的不满。

“为什么人们总是忽视斯科蒂的存在?”格兰特说,“他是我们的二号得分手,他还是我们在季后赛的篮板王,他和迈克尔一样重要,不是吗?”

但皮蓬不需要格兰特的安慰了。从1990-91赛季开始,皮蓬反而成了乔丹与格兰特之间的桥梁,已经获得乔丹信任的他,经常会安抚格兰特。“霍勒斯是我们之中不可或缺的一员,”皮蓬说,“作为一支团结的球队,我们也有内部竞争,但这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好。”

与仍然对乔丹颇有微词的格兰特不同,皮蓬完全臣服于乔丹,不管场内还是场外。

偶尔皮蓬会听到这样的问题,“你喜欢成为另一个迈克尔吗?”

皮蓬脱口而出:“我更喜欢他的钱。”然后,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我并不介意像他这样生活一天,或者两天也可以……”

他陷入沉思,又抬起头来,皮蓬说:“不,我一点都不愿意像他这样生活。像他这样因为有太多人等在外面,所以不得不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像他那样每时每刻都有人站在身后,将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不!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我决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

皮蓬的言语越来越流利,他已经捋清了思绪,他接着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可以无所顾忌地走在街头,偶尔会有人来找我要签名,这就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了。”

乔丹已经结束了采访,他没有与皮蓬、格兰特打招呼,径直走了出去,但就好像有心灵感应,皮蓬也匆匆结束采访,与格兰特一起跟在乔丹的后面。一群公牛球迷等待他们的出现,举着乔丹的球衣狂喊,“迈克尔!迈克尔!迈克尔!”乔丹露出笑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此时,皮蓬与格兰特已经迈开大步,越过乔丹,走向停车场。

现场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离去。

有一个人对皮蓬格外在意,洛杉矶湖人后卫,“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

1979年,湖人用状元签摘下约翰逊,就此掀开“Show Time(表演时刻)”的时代。纸醉金迷的洛杉矶与打球华丽张扬的魔术师相辅相成,加上湖人老板杰里·巴斯力推的“明星体系”,“魔术师”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最璀璨的明星,也是NBA的标志性人物。

詹姆斯·沃西,1982年状元秀,1981-82赛季,他是乔丹在北卡大学的队友。在1982年的决赛中,面对帕特里克·尤因领衔的乔治城大学,乔丹投中了被他视为“改变命运”的绝杀,但整个赛季,乃至决赛,北卡大学真正的核心都是沃西。

沃西身高2米06,能打低位,也有着全面的外线进攻技巧,被认为是NBA下一个超级巨星,只是被湖人选中的他,注定要生活在魔术师的阴影之下。从高中、大学到NBA,魔术师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不管谁与他呆在同一支球队,都会成为他的附庸。甚至,他的对手除了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拉里·伯德,再也找不到与他相提并论的球员。

在伊赛亚·托马斯看来,伯德之所以被媒体渲染成魔术师的一生之敌,“只因为他是一个白人”。

直到乔丹出现,魔术师才真正看到了他的对手,“迈克尔已经与我站在同一高度了”。

总决赛第二战打完,魔术师看到了另一个与他站在同一高度的球员——皮蓬。哪怕名气仍有很大差距,但在球场上,在NBA只打了四个赛季的皮蓬已经开始向魔术师发起冲击。

这是魔术师的第12个赛季,前11个赛季,他进入了8次总决赛,倘若刨除他缺席的1990年总决赛,他在7次总决赛中拿到了5个总冠军。他率领的湖人,是一支经验丰富的百战之师。

1991年,31岁的魔术师在竞技水准上仍处于巅峰状态,场均拿到19.4分、7.0个篮板、12.5次助攻,入选最佳第一阵容。1990年,因为他与斯科特受伤缺席总决赛,湖人遭到底特律活塞横扫,但在1990-91赛季,湖人虽然在常规赛未能力压西部群雄,只拿到58胜24负,西部位居第三,但在季后赛中,他们的表现无可挑剔——首轮季后赛3比0横扫休斯敦火箭,西部半决赛4比1淘汰金州勇士,而在西部决赛中,他们又以4比2击退被年轻的波特兰开拓者队。

魔术师在季后赛的表现无可挑剔,与勇士的5场比赛,甚至打出场均三双——25.8分、10.0个篮板、12.8次助攻。《洛杉矶时报》在前瞻总决赛时写下了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或许有人能击败洛杉矶湖人,但没人能阻止魔术师”。

总决赛第一战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2米06的魔术师在湖人司职组织后卫,但他可以打球场上的任何一个位置,他拥有外线球员的一切进攻技巧,以及比内线球员还要娴熟的低位单打,能在球场的任何地方发起进攻,体重、速度兼备,面对任何防守球员都可以算是错位,比他矮的球员,他可以背身单打;比他高的球员,他又能轻松突破。前湖人主帅帕特·莱利曾拿他做模板憧憬未来篮球——五个身高都超过2米的球员,在场上没有固定位置。

公牛主教练菲尔·杰克逊只能用迈克尔·乔丹去防守魔术师,但效果不佳,乔丹可以限制魔术师的进攻,但他无法扼杀魔术师的传球。事实上,与他万花筒般的进攻技巧相比,魔术师的视野、篮球智商更值得称道,总决赛第一场,魔术师只投篮5次,但拿到10个罚球,最终轰下19分的同时,还拿到10个篮板、12次助攻,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在季后赛的第29次三双。

公牛仍有机会赢球,还剩23秒,他们仍然以91比89领先2分,魔术师持球直冲篮下,吸引夹击后,准确无误地将球传给左侧的帕金斯,后者没有任何犹豫,三分线外出手,球进!“萨姆可以选择投两分,也可以投三分,这个战术不是我设计的,是他自己的决定,他投了三分,而且球进了,”湖人主教练迈克·邓利维说。

留给公牛的只有14秒,乔丹没有投进反超比分的一球,他们不得不对湖人组织后卫拜伦·斯科特犯规,后者2罚1中,彻底锁定胜局。

赢球的湖人并没有兴奋,尽管他们夺回主场优势,但他们能感觉到公牛的潜力,乔丹在第一场轰下36分、12个篮板与8次助攻。尤其是他在最后时刻的那记投篮,让魔术师的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儿。“最后关头,迈克尔是NBA最可怕的人,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魔术师说。

球没有进。

乔丹用他喜欢的高尔夫举例,他说:“即便是最好的高尔夫球手,也会偶然推杆不进。”

但公牛不一定要被湖人逼迫到最后时刻,如果乔丹的队友能够得到更多的球权——除了皮蓬拿到19分之外,公牛队再也没有球员得分上双。

《纽约时报》记者萨姆·古德佩尔批评乔丹完全脱离体系,“继续打他的一人篮球”,但他同时指出,“公牛输掉总决赛第一场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紧张、激动,但这场比赛之后,他们会走出阴影”。

魔术师与古德佩尔有着相同的看法,不过作为球员,他的理解更加深入,“芝加哥公牛还有很多牌没有打”。

杰克逊已经为魔术师准备好了一张牌——皮蓬。

皮蓬身高2米03,比魔术师矮了3厘米,但他有一双长臂,臂展是惊人的2米20。而且,从进入NBA之后,皮蓬就是公牛队的防守尖刀,与底特律活塞的比赛,他一度还防过对方的组织后卫伊赛亚·托马斯。他来防守魔术师,无论身高、力量还是速度,都不吃亏。

但杰克逊碰到了一个难题,乔丹主动申请防守魔术师。

就在东部决赛结束之后,乔丹在一次队内会议中请缨,“我来防守魔术师。”

杰克逊有些犹豫,说:“迈克尔,我们还有很多选择……”

但乔丹打断了他的话,环顾四周,提高音量:“菲尔,我来防魔术师。”

杰克逊看了看其他球员,没有一个人与乔丹对视,他点了点头。

第一场比赛,乔丹的防守其实并不成功,杰克逊后来透露,他在第四节考虑过让皮蓬防守魔术师,但当时皮蓬身背四次犯规,他不能冒险。“不过,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已经坚定了信念,斯科蒂能搞定魔术师,”杰克逊说。

乔丹并不愿意就此认输。第二战一开始,他仍然站在魔术师的面前。

犯规再一次改变比赛进程,第一节还剩4分05秒,乔丹两次犯规,杰克逊做出手势,皮蓬心领神会,放弃他面前的詹姆斯·沃西,转防魔术师。

奇迹从这一刻诞生了。

“皮蓬对我的防守非常出色,”魔术师说,“我们原以为迈克尔过早陷入犯规能将他们逼入困境,但我们想错了。”与乔丹不同,皮蓬从后场就盯死魔术师,不断地冲击他,让魔术师极为难受。“他时刻准备从我的手中掏走球,卡住我接球的位置,在对位中,斯科蒂比迈克尔更擅长利用身体接触,”魔术师说。

这就是杰克逊想要看到的全场紧逼。

魔术师仍然送出10次助攻,但他投篮14次,在皮蓬的干扰下只进了3个,拿到14分,这不足以帮助湖人赢球。第三节,公牛打了湖人一个38比26,将最后一节变成垃圾时间。

其实,让皮蓬防守魔术师,杰克逊也是一箭双雕,限制魔术师的同时,彻底解放乔丹。他只需要在换防时面对拜伦·斯科特或者沃西,有足够充沛的体能与精力参与进攻。乔丹在第二战轰下了33分,其中有23分来自下半场。

公牛成功地实现了“兑子”,而皮蓬也没有居功自傲。“我对魔术师的防守非常成功,”皮蓬说,“但下一场我是否还会继续防他,得听教练组的安排。”

第二场赛后,杰克逊并没有谈到这一点,而是在更衣室里告诉他的球员:“我们去洛杉矶,赢下两场球。”——当时NBA总决赛的赛制为2-3-2,拥有主场优势的公牛先两个主场,然后去洛杉矶打三个主场。

乔丹的回答迅疾而宏亮:“不,菲尔,是三场。”

公牛的其他球员也随之大呼小叫,只有约翰·帕克森,身高1米87的组织后卫,像以往一样冷静。

1983年,帕克森被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在首轮第19位选中,但人们对他的印象局限于“吉姆·帕克森的弟弟”以及“前NBA球员老吉姆·帕克森的儿子”。就在1983年,帕克森的哥哥吉姆,同样也是NBA球员,入选了全明星。

两年后,帕克森与公牛签约,他是总经理杰里·克劳斯钦点的球员,却并没有得到教练的信任。在杰克逊担任主帅之前,帕克森从未打满一个赛季的首发,道格·科林斯宁愿让乔丹客串控卫,也不愿意让帕克森长期呆在场上,他给出了理由,“约翰·帕克森并不是一个好的传球手,他的防守也很一般”。

帕克森是一个投篮型的组织后卫,在圣母大学,大四那一年他场均能拿到17.7分,却只有3.9次助攻。不过,杰克逊对帕克森另眼相看,“约翰有极高的篮球智商,而且他的投篮非常稳定,只要在空位接到传球,他就会给你惊喜”,并在上任之后,将他当作乔丹最好的后场搭档。

当然这并没有得到乔丹认可,事实上在1989年,乔丹对任何队友的评价都很简单,“他们在我身边打球,如此而已”。

帕克森有点特别。公牛的首发球员中,卡特莱特总是坚韧而又固执,以身作则;格兰特则不断地发牢骚,经常挑战乔丹;皮蓬,总是想击败乔丹,却又是最听从乔丹的球员,帕克森从来不会在训练场上挑衅乔丹,他看起来话不多,却总是扮演球队发言人的角色,在重大比赛前后与媒体侃侃而谈,值得一提的是,他从来不提供任何可能引起歧义的新闻。

乔丹后来对帕克森的态度有所改观,“他是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人,却总是在关键时刻站在你的身边”。

总决赛第二战,乔丹再度感受到了这一点。

如果说皮蓬在防守端限制了魔术师,那么帕克森在进攻端击中魔术师的软肋。“魔术师的防守对象是我,但湖人与当时大部分球队一样,都要夹击迈克尔,”帕克森说,“菲尔发现只要迈克尔冲到进去附近,魔术师都会放弃我,直接去篮下协防。我发现自己完全处于空位。”

但在第一场,没有人给帕克森传球,乔丹没有看到空位的帕克森吗?“我不知道,但我一直在等待他的传球,”帕克森说。杰克逊在第二场赛前的训练中刻意点出了帕克森处于空位的现实,他召集所有球员,“我们需要将球传给空位球员”。

第二战,乔丹的确将球传给了帕克森,后者8投8中拿到16分,让乔丹也颇为兴奋,“如果他每场比赛都能如此,我们会很轻松”。

帕克森没有喜出望外,他面带微笑,言语却非常冷酷:“不会每个夜晚都会如此。”

(未完待续)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最后之舞》第五六集预告 科比出镜引无限遐思

正在加载…

<>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体育上映。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1年6月5日,芝加哥体育馆。

    数十名记者守在主队更衣室门外,交头接耳。他们都在等待迈克尔·乔丹。

    更衣室中,乔丹不慌不忙地穿上西装,小心翼翼地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拿出一个钻石耳环,对着镜子将耳环戴在左耳。斯科蒂·皮蓬坐在板凳上,有些不耐烦地说:“迈克尔,你已经晚了二十分钟了。”乔丹挥了挥手,没有回答。

    几分钟后,皮蓬走出更衣室,记者们围了过来,询问他对总决赛的期待,以及对跨越底特律活塞的想法。皮蓬兴致勃勃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还和几个相熟的记者谈了谈橄榄球。突然之间,记者们一个个离开了,皮蓬抬起头,又低下了头。

    乔丹走出来了。

    弗兰克·比尔德,ZZ Top(蓝调摇滚乐队)的鼓手,拿着两个篮球走了过来,路过皮蓬的身边,头也没回,冲着乔丹高喊:“迈克尔,能帮我签个名吗?”

    皮蓬苦笑,他看了看仅剩的几位记者——他们的注意力其实都放在不远处的乔丹身上,皮蓬说:“我们每天都在例行公事。”

    《体育画报》的记者利·蒙特维尔扭过头来:“斯科蒂,什么例行公事?”

    皮蓬裂开嘴,这一次他笑得很开心,他说:“霍勒斯·格兰特和我每个晚上都会做同一件事儿。我们不慌不忙,等待迈克尔穿上衣服,然后,他走出来。每个人都会冲向他,我们就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了。一切都很完美。”

    真的完美?

    芝加哥公牛自1966年建队以来,1991年第一次进入总决赛,在主场先以91比93输掉一局后,皮蓬,只有25岁,在第二战挺身而出,16投8中拿到20分,且有5个篮板、10次助攻,帮助公牛107比86大胜湖人,夺得公牛历史上的第一场总决赛胜利。

    皮蓬应该被媒体包围的。“这是他应得的,”格兰特说,“斯科蒂为胜利做出了很多贡献,他配得上人们对他的赞誉。”

    但更多的人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乔丹。

    他在这场比赛进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球——罚球线上接球,突入篮下,正要上演一记扣篮,但他的大学队友、湖人中锋萨姆·帕金斯已经拦在他的面前,而另一侧,A.C.格林,湖人替补前锋,也已经高高跃起,挡住了他的扣篮路线。乔丹此时人在空中,看似已经无法做出反应,但他突然将球从右手转到左手,改扣篮为挑篮,落地之前,球进了篮圈。

    魔术师在旁边都看呆了,他望了一眼同样茫然不知所措的帕金斯,自言自语:“难以置信。”

    这个进球被NBC解说马夫·阿尔伯特加了一个定语,“迈克尔·乔丹制造”。

    有了这个球,谁还关心皮蓬拿多少分呢?

    格兰特也觉得乔丹的进球精彩绝伦。“对我而言,那记进球与胜利可以相提并论,”格兰特说,“我感觉就好像回到13岁,看到偶像J博士的伟大表演。”

    但格兰特还是想为皮蓬打抱不平,1987年,他们一块儿进入NBA,成为公牛的新秀,是天然的同盟。当时乔丹既不欣赏皮蓬,也不喜欢格兰特。作为大前锋,格兰特身高2米08,体重只有97.5公斤,前四个赛季,场均篮板从未达到两位数,乔丹有一次刻薄地形容格兰特“柔软”,“力量比拼,他还不如我呢”。与皮蓬善于隐忍不同,格兰特经常会挑战乔丹的权威,偶尔还会向媒体诉苦,而这更激发了乔丹的不满。

    “为什么人们总是忽视斯科蒂的存在?”格兰特说,“他是我们的二号得分手,他还是我们在季后赛的篮板王,他和迈克尔一样重要,不是吗?”

    但皮蓬不需要格兰特的安慰了。从1990-91赛季开始,皮蓬反而成了乔丹与格兰特之间的桥梁,已经获得乔丹信任的他,经常会安抚格兰特。“霍勒斯是我们之中不可或缺的一员,”皮蓬说,“作为一支团结的球队,我们也有内部竞争,但这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好。”

    与仍然对乔丹颇有微词的格兰特不同,皮蓬完全臣服于乔丹,不管场内还是场外。

    偶尔皮蓬会听到这样的问题,“你喜欢成为另一个迈克尔吗?”

    皮蓬脱口而出:“我更喜欢他的钱。”然后,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我并不介意像他这样生活一天,或者两天也可以……”

    他陷入沉思,又抬起头来,皮蓬说:“不,我一点都不愿意像他这样生活。像他这样因为有太多人等在外面,所以不得不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像他那样每时每刻都有人站在身后,将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不!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我决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

    皮蓬的言语越来越流利,他已经捋清了思绪,他接着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可以无所顾忌地走在街头,偶尔会有人来找我要签名,这就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了。”

    乔丹已经结束了采访,他没有与皮蓬、格兰特打招呼,径直走了出去,但就好像有心灵感应,皮蓬也匆匆结束采访,与格兰特一起跟在乔丹的后面。一群公牛球迷等待他们的出现,举着乔丹的球衣狂喊,“迈克尔!迈克尔!迈克尔!”乔丹露出笑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此时,皮蓬与格兰特已经迈开大步,越过乔丹,走向停车场。

    现场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离去。

    有一个人对皮蓬格外在意,洛杉矶湖人后卫,“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

    1979年,湖人用状元签摘下约翰逊,就此掀开“Show Time(表演时刻)”的时代。纸醉金迷的洛杉矶与打球华丽张扬的魔术师相辅相成,加上湖人老板杰里·巴斯力推的“明星体系”,“魔术师”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最璀璨的明星,也是NBA的标志性人物。

    詹姆斯·沃西,1982年状元秀,1981-82赛季,他是乔丹在北卡大学的队友。在1982年的决赛中,面对帕特里克·尤因领衔的乔治城大学,乔丹投中了被他视为“改变命运”的绝杀,但整个赛季,乃至决赛,北卡大学真正的核心都是沃西。

    沃西身高2米06,能打低位,也有着全面的外线进攻技巧,被认为是NBA下一个超级巨星,只是被湖人选中的他,注定要生活在魔术师的阴影之下。从高中、大学到NBA,魔术师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不管谁与他呆在同一支球队,都会成为他的附庸。甚至,他的对手除了波士顿凯尔特人的拉里·伯德,再也找不到与他相提并论的球员。

    在伊赛亚·托马斯看来,伯德之所以被媒体渲染成魔术师的一生之敌,“只因为他是一个白人”。

    直到乔丹出现,魔术师才真正看到了他的对手,“迈克尔已经与我站在同一高度了”。

    总决赛第二战打完,魔术师看到了另一个与他站在同一高度的球员——皮蓬。哪怕名气仍有很大差距,但在球场上,在NBA只打了四个赛季的皮蓬已经开始向魔术师发起冲击。

    这是魔术师的第12个赛季,前11个赛季,他进入了8次总决赛,倘若刨除他缺席的1990年总决赛,他在7次总决赛中拿到了5个总冠军。他率领的湖人,是一支经验丰富的百战之师。

    1991年,31岁的魔术师在竞技水准上仍处于巅峰状态,场均拿到19.4分、7.0个篮板、12.5次助攻,入选最佳第一阵容。1990年,因为他与斯科特受伤缺席总决赛,湖人遭到底特律活塞横扫,但在1990-91赛季,湖人虽然在常规赛未能力压西部群雄,只拿到58胜24负,西部位居第三,但在季后赛中,他们的表现无可挑剔——首轮季后赛3比0横扫休斯敦火箭,西部半决赛4比1淘汰金州勇士,而在西部决赛中,他们又以4比2击退被年轻的波特兰开拓者队。

    魔术师在季后赛的表现无可挑剔,与勇士的5场比赛,甚至打出场均三双——25.8分、10.0个篮板、12.8次助攻。《洛杉矶时报》在前瞻总决赛时写下了这么一句话:“这个世界或许有人能击败洛杉矶湖人,但没人能阻止魔术师”。

    总决赛第一战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2米06的魔术师在湖人司职组织后卫,但他可以打球场上的任何一个位置,他拥有外线球员的一切进攻技巧,以及比内线球员还要娴熟的低位单打,能在球场的任何地方发起进攻,体重、速度兼备,面对任何防守球员都可以算是错位,比他矮的球员,他可以背身单打;比他高的球员,他又能轻松突破。前湖人主帅帕特·莱利曾拿他做模板憧憬未来篮球——五个身高都超过2米的球员,在场上没有固定位置。

    公牛主教练菲尔·杰克逊只能用迈克尔·乔丹去防守魔术师,但效果不佳,乔丹可以限制魔术师的进攻,但他无法扼杀魔术师的传球。事实上,与他万花筒般的进攻技巧相比,魔术师的视野、篮球智商更值得称道,总决赛第一场,魔术师只投篮5次,但拿到10个罚球,最终轰下19分的同时,还拿到10个篮板、12次助攻,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在季后赛的第29次三双。

    公牛仍有机会赢球,还剩23秒,他们仍然以91比89领先2分,魔术师持球直冲篮下,吸引夹击后,准确无误地将球传给左侧的帕金斯,后者没有任何犹豫,三分线外出手,球进!“萨姆可以选择投两分,也可以投三分,这个战术不是我设计的,是他自己的决定,他投了三分,而且球进了,”湖人主教练迈克·邓利维说。

    留给公牛的只有14秒,乔丹没有投进反超比分的一球,他们不得不对湖人组织后卫拜伦·斯科特犯规,后者2罚1中,彻底锁定胜局。

    赢球的湖人并没有兴奋,尽管他们夺回主场优势,但他们能感觉到公牛的潜力,乔丹在第一场轰下36分、12个篮板与8次助攻。尤其是他在最后时刻的那记投篮,让魔术师的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儿。“最后关头,迈克尔是NBA最可怕的人,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魔术师说。

    球没有进。

    乔丹用他喜欢的高尔夫举例,他说:“即便是最好的高尔夫球手,也会偶然推杆不进。”

    但公牛不一定要被湖人逼迫到最后时刻,如果乔丹的队友能够得到更多的球权——除了皮蓬拿到19分之外,公牛队再也没有球员得分上双。

    《纽约时报》记者萨姆·古德佩尔批评乔丹完全脱离体系,“继续打他的一人篮球”,但他同时指出,“公牛输掉总决赛第一场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紧张、激动,但这场比赛之后,他们会走出阴影”。

    魔术师与古德佩尔有着相同的看法,不过作为球员,他的理解更加深入,“芝加哥公牛还有很多牌没有打”。

    杰克逊已经为魔术师准备好了一张牌——皮蓬。

    皮蓬身高2米03,比魔术师矮了3厘米,但他有一双长臂,臂展是惊人的2米20。而且,从进入NBA之后,皮蓬就是公牛队的防守尖刀,与底特律活塞的比赛,他一度还防过对方的组织后卫伊赛亚·托马斯。他来防守魔术师,无论身高、力量还是速度,都不吃亏。

    但杰克逊碰到了一个难题,乔丹主动申请防守魔术师。

    就在东部决赛结束之后,乔丹在一次队内会议中请缨,“我来防守魔术师。”

    杰克逊有些犹豫,说:“迈克尔,我们还有很多选择……”

    但乔丹打断了他的话,环顾四周,提高音量:“菲尔,我来防魔术师。”

    杰克逊看了看其他球员,没有一个人与乔丹对视,他点了点头。

    第一场比赛,乔丹的防守其实并不成功,杰克逊后来透露,他在第四节考虑过让皮蓬防守魔术师,但当时皮蓬身背四次犯规,他不能冒险。“不过,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已经坚定了信念,斯科蒂能搞定魔术师,”杰克逊说。

    乔丹并不愿意就此认输。第二战一开始,他仍然站在魔术师的面前。

    犯规再一次改变比赛进程,第一节还剩4分05秒,乔丹两次犯规,杰克逊做出手势,皮蓬心领神会,放弃他面前的詹姆斯·沃西,转防魔术师。

    奇迹从这一刻诞生了。

    “皮蓬对我的防守非常出色,”魔术师说,“我们原以为迈克尔过早陷入犯规能将他们逼入困境,但我们想错了。”与乔丹不同,皮蓬从后场就盯死魔术师,不断地冲击他,让魔术师极为难受。“他时刻准备从我的手中掏走球,卡住我接球的位置,在对位中,斯科蒂比迈克尔更擅长利用身体接触,”魔术师说。

    这就是杰克逊想要看到的全场紧逼。

    魔术师仍然送出10次助攻,但他投篮14次,在皮蓬的干扰下只进了3个,拿到14分,这不足以帮助湖人赢球。第三节,公牛打了湖人一个38比26,将最后一节变成垃圾时间。

    其实,让皮蓬防守魔术师,杰克逊也是一箭双雕,限制魔术师的同时,彻底解放乔丹。他只需要在换防时面对拜伦·斯科特或者沃西,有足够充沛的体能与精力参与进攻。乔丹在第二战轰下了33分,其中有23分来自下半场。

    公牛成功地实现了“兑子”,而皮蓬也没有居功自傲。“我对魔术师的防守非常成功,”皮蓬说,“但下一场我是否还会继续防他,得听教练组的安排。”

    第二场赛后,杰克逊并没有谈到这一点,而是在更衣室里告诉他的球员:“我们去洛杉矶,赢下两场球。”——当时NBA总决赛的赛制为2-3-2,拥有主场优势的公牛先两个主场,然后去洛杉矶打三个主场。

    乔丹的回答迅疾而宏亮:“不,菲尔,是三场。”

    公牛的其他球员也随之大呼小叫,只有约翰·帕克森,身高1米87的组织后卫,像以往一样冷静。

    1983年,帕克森被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在首轮第19位选中,但人们对他的印象局限于“吉姆·帕克森的弟弟”以及“前NBA球员老吉姆·帕克森的儿子”。就在1983年,帕克森的哥哥吉姆,同样也是NBA球员,入选了全明星。

    两年后,帕克森与公牛签约,他是总经理杰里·克劳斯钦点的球员,却并没有得到教练的信任。在杰克逊担任主帅之前,帕克森从未打满一个赛季的首发,道格·科林斯宁愿让乔丹客串控卫,也不愿意让帕克森长期呆在场上,他给出了理由,“约翰·帕克森并不是一个好的传球手,他的防守也很一般”。

    帕克森是一个投篮型的组织后卫,在圣母大学,大四那一年他场均能拿到17.7分,却只有3.9次助攻。不过,杰克逊对帕克森另眼相看,“约翰有极高的篮球智商,而且他的投篮非常稳定,只要在空位接到传球,他就会给你惊喜”,并在上任之后,将他当作乔丹最好的后场搭档。

    当然这并没有得到乔丹认可,事实上在1989年,乔丹对任何队友的评价都很简单,“他们在我身边打球,如此而已”。

    帕克森有点特别。公牛的首发球员中,卡特莱特总是坚韧而又固执,以身作则;格兰特则不断地发牢骚,经常挑战乔丹;皮蓬,总是想击败乔丹,却又是最听从乔丹的球员,帕克森从来不会在训练场上挑衅乔丹,他看起来话不多,却总是扮演球队发言人的角色,在重大比赛前后与媒体侃侃而谈,值得一提的是,他从来不提供任何可能引起歧义的新闻。

    乔丹后来对帕克森的态度有所改观,“他是一个很容易被忽视的人,却总是在关键时刻站在你的身边”。

    总决赛第二战,乔丹再度感受到了这一点。

    如果说皮蓬在防守端限制了魔术师,那么帕克森在进攻端击中魔术师的软肋。“魔术师的防守对象是我,但湖人与当时大部分球队一样,都要夹击迈克尔,”帕克森说,“菲尔发现只要迈克尔冲到进去附近,魔术师都会放弃我,直接去篮下协防。我发现自己完全处于空位。”

    但在第一场,没有人给帕克森传球,乔丹没有看到空位的帕克森吗?“我不知道,但我一直在等待他的传球,”帕克森说。杰克逊在第二场赛前的训练中刻意点出了帕克森处于空位的现实,他召集所有球员,“我们需要将球传给空位球员”。

    第二战,乔丹的确将球传给了帕克森,后者8投8中拿到16分,让乔丹也颇为兴奋,“如果他每场比赛都能如此,我们会很轻松”。

    帕克森没有喜出望外,他面带微笑,言语却非常冷酷:“不会每个夜晚都会如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