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外援欠薪问题未得到解决 有人要求解约成自由身

2021年1月23日 0 作者 英超联赛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1月20日天津泰达正式更名为天津津门虎,陪伴天津球迷23年的“泰达”二字也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这则消息,也是进入冬训以来,俱乐部唯一确定的事情。在俱乐部的改名公告中提道:“我们将继续以传承天津足球精神为己任,打出津门虎的勇猛气质,回报天津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厚爱。”这句话多少可以让天津球迷悬着的心得到少许安慰——津门虎是中超球队中除亚冠参赛队之外唯一还没集结冬训的球队,这种状态引人担心。

  2020年,俱乐部遇到了很多现实困难,运营的不稳定持续了一个赛季,队员在长时间欠薪的情况下依旧完成了保级任务。这种状态延续到了2021。俱乐部的困难背后,投资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天津投资足球23年以来,泰达对于足球的情怀和投入值得肯定,眼下俱乐部强制改名,泰达控股投资足球的热情也被现实不断消磨。而另一边让人沮丧的,是母公司的困境。

  去年天津已经失去过一支中超球队了,津门虎也好泰达也好,已经成为了天津足球的全部希望,也是这座直辖市唯一的职业足球队了。天津不能没有职业足球队!对于球迷来讲,去年的痛永远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20日中午,泰达俱乐部官宣更名为津门虎,这个名字其实符合大多数人的胃口,也能够有足够的代表性,球迷们也是早早地接受了改名的现实。津门虎,也是目前俱乐部和球队中唯一能够确定的事情。

  转眼已经到了一月下旬,津门虎依旧没有要集训的迹象,原定中旬集中收假的球队,在这几天里一直很安静,队员和教练几乎每天都会问一次,什么时候集中?冬训什么时候开始?只是谁都无法给出一个答案。俱乐部的高层其实也并不知道。也就是官宣改名的这天下午,泰达控股董事长王志勇去到了俱乐部,但依旧没有一个明朗的说法。

  训练可以推迟,假期可以延长,但始终没有具体的集训时间,显然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按照之前的备战计划,这个时候球队应该已经身处昆明红塔基地了。红塔基地的定金已经交付完毕,虽然球队迟迟没有启程的意思,但目前为止,给球队的房间和场地,都还保留着。只是今年疫情之下备战的特殊性,类似昆明和海口这样的冬训热门场地,需要接纳国内所有球队的进驻,球队预定了红塔基地,但人员一直没有到位,恐怕之前的预留也不会留太久。

  俱乐部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从去年开始,泰达跟其他球队一样,也没能逃过欠薪的命运。

  据报道,队中的国内球员大多数只发了一个季度的工资,部分年轻球员只有几个月的生活费,外援除了已经离队的瓦格纳之外,没有一个人收到过完整的工资。当然,艾哈迈多夫、利马、苏亚雷斯是接近年底才加盟的,他们被欠薪的时间不是最长的,也不是最多的。队长阿奇姆彭效力最久,被拖欠的金额也是最多的。

  四名外援目前也没有开始办理回到中国的手续,一方面原因是欠薪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另一方面,俱乐部也还没有召回他们的意思。记者也通过了解得知,已经有一名外援给俱乐部发函,以欠薪为由,要求解约成为自由身,但俱乐部还尚未给出答复。

  中超其他球队都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了冬训,再过几天,去年打亚冠的球队也要开始训练了,唯有津门虎目前还没有消息。年年保级的球队,年年也在说要换个活法,上赛季的凶险球迷们都不想再经历,球员和教练员自然也不想,他们都盼着能够早日开始训练,哪怕球队目前的困境暂时难以解除,哪怕引援的事情再晚点,也不希望宝贵的冬训时间被耽误。毕竟,其他有着同样困难的球队,也按照计划推进着冬训,而津门虎,实在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

  无论如何,球队的训练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原本和其他球队比起来,津门虎的训练起步就已经晚了,再加上引援、续约的搁置,新赛季前球队想要凑齐主力班底的时间已经很赶。未来想要真的在这个新赛季换个活法,也到了有所行动的时候了。

  22年前,在那一场天津足球的大危局中,泰达以一个救世英雄的形象走上了天津足球的舞台。如今,俱乐部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困境,改名一刀切,也进一步磋磨着资方继续投入的热情。

  去年国内经济形势并不好,天津在上半年的GDP一度跌出了全国前十,俱乐部的资方,泰达控股也在去年进行了多方整合,想要挽救经营上的颓势。现在,俱乐部的名字不得不改,但背后的资方依旧是泰达控股,跟很多俱乐部生死存亡是一个道理,资方投入稳定,俱乐部才能生存。投资天津足球二十余载,泰达俨然进入到了最困难的时期,但它为天津足球所付出的,永远都会被记住。

  1997年,天津职业足球的第一场寒冬。天津三星队在甲A联赛降级,天津万科队也没能保住甲B的席位。同年双降,那是老一辈天津球迷最刻骨铭心的寒冬。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泰达接过了天津职业足球的大旗,将三星、万科两队合并,1998年2月16日,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当年甲B联赛,天津泰达以全赛季不败战绩夺得冠军重返顶级联赛。

  在中国职业足球的历史上,投资主体从未发生重大变更、存续时间超过20年、依旧活跃在顶级联赛的俱乐部,截至目前只还剩下4家,天津泰达即是其中之一。

  泰达足球的历史可以粗略分为两个阶段,以广州恒大掀起的金元足球为节点,在此之前,泰达虽很少有机会竞争联赛冠军,但国企俱乐部投入的稳定也保证了球队成绩的稳定,常年来,泰达位处联赛中上游,2008赛季,泰达夺得中超第四名,首次获得亚冠联赛参赛资格;2010年,泰达创造了俱乐部的联赛最佳排名,夺得中超亚军;2011年,在第二次亚冠之旅中,泰达从小组赛成功突围,成为当年唯一一支进入亚冠16强的中超球队,年底,泰达在足协杯决赛上战胜山东鲁能,这也是天津职业足球至今唯一的顶级赛事冠军。

  但也正是在2011年,广州恒大以升班马身份夺得中超联赛冠军,中国职业足球自此进入金元时代。曾经的稳定投入成为小本经营,跟不上时代脚步的泰达逐渐远离强队行列,甚至开始与降级进行反复对抗。2016年,天津权健又横空出世,这座城市的球迷有了新的选择,泰达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存在感也有所下降。但无论如何,总能化险为夷的泰达一直坚挺地留在中超这个平台上。

  在这23年,几代天津球员在泰达从初露峥嵘到逐渐成长,于根伟、孙建军、张效瑞、刘云飞、曹阳等等,也曾有江津、高峰、张恩华、李玮锋、于大宝、陈涛等国脚先后为泰达效力,因为泰达,天津球迷也曾在现场为托马西、托夫丁、米克尔、瓦格纳等大牌外援加油助威,奥斯瓦尔多、佐里奇、卢西亚诺、阿奇姆彭等功勋外援更是几代天津球迷心中的英雄。

  虽然23年来,泰达的成绩起起伏伏,算不上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强队,但不容置疑的,是泰达23年的坚持付出对于天津足球的贡献和意义,它延续了天津职业足球的血脉传承,它是多年来天津足球人才培养的最大基地,它保证了在将近1/4个世纪里,天津球迷可以在中国足球顶级联赛上为了自己的主队或喜或悲,它已经成为天津足球的旗帜,天津球迷的感情寄托。

  天津泰达抑或天津津门虎,是如今这座城市职业足球的独苗。

  自从1994年中国足球开启职业化以来,除了泰达之外,天津在三级职业联赛还出现过很多俱乐部,但随着2020年天津天海俱乐部宣布解散,眼下,在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三线,泰达是有且仅有的一家天津俱乐部,也就是说,假如泰达的生存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不得不同样解散,在不考虑异地收购其他俱乐部的前提下,天津想要再出现一支中超球队,最快也需要三年时间。

  没有职业足球队对天津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天津该不该有一支职业足球队,甚至是顶级联赛球队?

  说天津是一座足球城恐怕有些牵强,但说这是一座足球历史悠久、足球氛围浓厚的城市却名正言顺。

  1957年,国家足球白队落户天津,其中就包括曾雪麟、苏永舜、李元魁、严德俊等中国足球元老,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一大因素就是考虑到足球运动在天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而以白队球员为班底的天津足球队在第二年就获得了甲级联赛和足协杯的双料冠军,并且在此后多年都是国内足坛一支劲旅。自此,天津始终是中国足坛的重镇之一,为国字号贡献的球员层出不穷,上世纪80年代的左树声、陈金刚,还有为中国队唯一一次闯进世界杯打进关键一球的于根伟。职业化以后,天津籍球员在联赛上的数量虽然不能说名列前茅,但也不在少数。

  足球在天津地位不低的证据不仅在于历史的传承,在整个城市的发展建设和未来规划中也可见一斑。目前,天津虽然只有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却拥有四座大型球场,其中更是包括两座专业足球场。另一方面,天津在国际大型足球赛事的举办上始终保持着热度。2007年女足世界杯、2008年北京奥运会足球项目,天津都是承办城市之一。去年,2023年亚洲杯以及未来将在中国举办的世俱杯也都已经将天津定为承办城市。

  无论追忆过往、着眼当下还是展望未来,没有职业足球俱乐部对天津这座直辖市来说都太过刺眼和讽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3岁的天津泰达队或者说元年的天津津门虎队都正在身处生死存亡之中,但在中国足协已经实行限薪令、中国职业足球已经结束金元时代的背景下,活下去并不那么艰难,但却需要的是从市里就开始的重视。

  去年年底,在市政府的引导下,泰达控股已经完成了股权整合,天津市国资委将其持有的津联控股100%股权无偿转让予泰达控股,根据《天津日报》此前消息,津联控股并入泰达控股后的新泰达在不足一个月时间内获得金融机构三笔共计500亿元的授信。

  所以,和一年前发生在天津天海身上的故事不同的是,俱乐部母公司并没有消亡。虽然泰达控股自身的情况仍旧不容乐观,但至少俱乐部的生存还在可探讨的范围之内。

  另外,在中国足协一系列改革措施掀起的爱游戏潮下,各地政府的态度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以济南文旅集团入股山东鲁能、石家庄永昌迁往沧州、河南建业“拟改名洛阳龙门”事件为例,背后都逃不开各地政府的意愿。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也明确倡导,“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实现政府、企业和个人多元投资”。如果各方能够共同努力为天津职业足球延续香火,泰达正在经历的这场危局或许也是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